媒體勞動站讚戰

關於部落格
保障工作權與勞動條件,
是維護新聞專業的基礎、
也是提升媒體品質的必要條件!
  • 41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群眾的性質與倒扁運動的高度/張時健

據媒體稱,由施明德號召的倒扁運動,能量持續不衰,日日有反扁群眾主動加入,在今夜的「圍城」遊行達到了最高潮。倒扁總部稱,有七十五萬人參與。我很好奇,這些滿心倒扁的群眾,究竟是為了什麼理由,能夠連續幾日頂著雨淋日曬,匯聚在凱道上不散呢?首先,鏡頭前的群眾蘊釀的氛圍,與其用悲壯嚴肅形容(這是倒扁總部策畫活動的初衷),不如說是興高彩烈更為貼切。凱道上人人身著紅衣,卻各有裝扮道具,稻草紙人、貓狗龜鱉,各有特技,全都出籠,大家嘻笑怒罵著傳頌倒扁的共同語言。幾個穿著入時的小女生擠在ENG鏡頭前說,街頭運動為什麼一定要邋遢見人,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不是很好嗎?重點在倒扁。 這些點滴當然不足以概括群眾的相貌,但是總召集人施明德連日來的微笑,總還有一點代表性。施儘管一再用自己的人生經歷、自己的身體病痛、自己的年齡、以及自己的遺書,強化自己殉道者的形象。但是當施出場與群眾揮手、對比倒扁手勢之時,瞇著雙眼配合著高揚的嘴角與小鬍子,那和身後幾步之遙的宋楚瑜的開心表情,幾乎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的(也許說明了,那是由同一種的心態反射出來)。在這場運動中領導與群眾普遍的笑容,大大沖淡了悲情的成份,和運動開始前號稱的嚴肅與神聖性,很不相稱。 而廣告人范可欽接管運動路線的主軸後,規畫出來的一連串活動,更是令人嘆為觀止。一會兒是紅衣聚凱道、一會兒是禮義廉恥掛景福門、一會兒是那斯卡線、一會兒是小鏡子照總統府。這些花樣內容貧血,用意在搏媒體版面(這是范可欽也承認的),是純粹的廣告創意。而且樣式之多,群眾的配合度之高,前所未見。 那麼,先暫時這樣給運動定調吧,這是一場有政治目的的嘉年華會,儘管這個說法范可欽一再矛盾地否認。而大力鼓吹活動的聯合報,早就給群眾定性,這是「中產階級」(布爾喬亞)的集會。群眾普遍的笑容、群眾對廣告創意的高度配合,大約也就說明了他們自身的性質:這是習於笑容、裝扮與遊戲的一群人,他們確確實實是布爾喬亞。 布爾喬亞的性質是什麼呢?他們不像大資本家腰纏萬貫,雙手沾滿鮮血,滿腹野心與權力,但習於對之投以欣羨之情;他們雖然日益接近無產階級的位置,但因勞動性質的差異,還沒淪落終日勞苦受盡剝削的悲慘境地,卻常對無產者流露鄙夷之意。他們懷有樸素天真的道德與正義感,最愛掛在嘴邊的是和平、民主與自由(前後重要性有次序之別),見到路有凍死骨都會一掬同情淚,但是很少去問深層的原因。和大資本與無產者相比,他們的性格保守怯懦,目光短淺,面對變革時立場搖擺。 這樣的性質,在這場運動中暴露無遺。這些群眾不是退一步即無死所的被壓迫者,而是渾渾惡惡的玩票參與者,所以人數時多時少、或聚壟或離散,沒有統一的路線綱領、沒有積極的對立主張。全部的運動主軸僅是不著邊際的「反貪腐」、「公義」,辦法是「倒扁」。所以凱道講台上的「人民聲音」,頂多是「阿扁的臉皮和肚皮一樣厚、子彈都打不穿」、「禮義廉恥是國小學生都知道的事,阿扁不知道」、「阿扁貪成這樣,我們以後不知道怎麼教育下一代」。總的來說就是四個字:「阿扁下台」。 這些空洞的、意識形態的批判充斥著集會現場,而有沒有人拿出一丁點科學證據,認真地討論「貪腐」的成份呢?在凱道的講台上,幾乎沒有。我身邊積極鼓吹上凱道的朋友,甚至不知道陳水扁貪的數目幾何。而貪腐何致?他只知道是陳水扁拿名目不符的發票報銷。而這種忽略與不認真,是刻意為之的。 陳水扁的貪腐證據,據立委邱毅的暴料,是三年國務機要費中以「機密」報銷的八千萬,這也是邱毅暴料階段的終點(或說最高點)。若說這是「反貪腐」運動的主要根據,那真令人不解:蒐集發票報假帳,實在是太小兒科了。以立法委員為例,國家派給他們的本俸不過每月十七萬五千,四年任期下來總額也才840萬,這個數目拿來搞選舉都不夠,實在不合理。不過如過我們加上一堆助理費、差旅補助、選民服務費等等,一年就保守估計就有860萬,四年是3440萬,這樣就合理得多。要不台灣立委都用陳水扁那一套核報預算,維持風光體面的派頭;要不就是兩袖清風,四年下來還得負債跑路。我想台灣的立委是前者多過後者。事實上,僅邱毅而言,他檯面上查得到的所得遠超過公發薪資,卻不曾在這波反貪風潮中被追究。 而貴為總統的陳水扁,貪污的辦法竟是拿發票報假帳,簡直是比縣市鄉鎮首長還不如。前雲林縣長張榮味蓋個焚化爐,和圍標廠商一開口就要八千萬。真要貪污,這才像話。若說台灣人如此不能忍受三年來用發票報假帳來貪污的總統,台灣應該會是個清廉乾淨、接近無塵狀態的社會,又為什麼我們會年年選出有黑底,甚至被起訴的地方首長、民意代表呢? 前兩段的說法不是要為陳水扁脫罪,而是要把事件放到具體的歷史與社會中加以理解:為什麼長期以來,台灣人對鄰近的、更切身的政治人物(包括陳由豪、曾正仁一類的商場敗類)的貪污習以為常,而卻在2006年九月,突然對陳水扁拿發票報假帳這種小兒科式的貪污手段爆發如此憤怒? 群眾(以及政客)昨是今非的標準,正是民進黨人至今死皮賴臉不肯認錯的根據。然而我們都得承認,若是非標準一夕變易,顯然是非之爭只是表象而非根本。所以,反貪污不是集會的真正理由;而以為集會是要反貪污的,是無知群眾的短淺認識,比如那些上了講台的高中生。 根本上來說,凱道上群眾的情緒,直接反應了近幾年來台灣經濟成長衰退,社會貧富差距擴大、治安惡化的趨勢。布爾喬亞近年來薪資成長停滯、資產縮水、生活品質倒退,是對這趨勢感受深刻的一群人。一般以為,陳水扁作為國家領導人,原本要為這經濟衰退及其社會效果負起總的責任。但陳水扁不但負不了責,而且還搞貪污,於是他成為群眾唾罵的對象,理所當然。由此,「反貪污」只是要號召無知群眾夾帶日常怒氣的便宜藉口。我們應該把經濟問題理解為是真正超越藍綠統獨階級,匯聚人潮的深層理由,而不是陳水扁的貪污。 但是,檯面上的領導者卻反覆地強調「反貪污」的神聖性。這要不顯露領導者的無知,要不就是顯露領導者別有居心。我以為後者的可能性遠大於前者(僅管前者也可同時存在)。 事實上,要陳水扁為經濟衰退負總責任的這種主張,禁不起宏觀分析,因為這趨勢是以全球規模在發生,不獨是在台灣而已。然而宏觀比較並不能為陳水扁脫罪;相反,因為持續維持兩位數GDP成長的中國就鄰近台灣,正好強化了陳水扁及民進黨在兩岸政策上的僵硬與「錯誤」。這也很可以轉化為,叫陳水扁下台的理由。 然而,兩岸政策也僅只是表面爭議,英法義德美等先進國,都沒有台灣的兩岸政策問題,但都和台灣社會面臨類似的趨勢與處境(他們的國家領導人,大部份才剛被換掉,還在任的聲望也低到歷史谷底)。況且,除了浮面的統獨議題,民進黨和國民黨還能有根本上的不同嗎?或問,陳水扁/民進黨的錯誤,豈是換國民黨執政就能彌補或矯正?這不是比爛,而是現實問題。陳水扁政權的「貪腐」,直接反映了首長特支費報帳的陋規、公務人員財產申報辦法,乃至於證交法中內線交易行為認定的相關條文,有著許多漏洞可鑽營。國民黨作為國會最大黨,對鑽營漏洞的陳水扁用力落井下石,卻無意提案修改條文補起相關漏洞,八成想的是日後還可藉之鑽營。此種居心,昭然若揭,卻無人聞問。更深層的,國民黨曾經在國營事業民營化、勞退新制的推動上,和民進黨有過根本不同的主張或路線嗎?答案也是,No。 這也就說明了,他們是同一性質的政黨,是資產階級政黨,是會出賣工人,並持續地將布爾喬亞推入廣大勞動預備軍的政黨。這種深層問題,在倒扁集會中提出「罷工」訴求時,特別突出。國民黨和民進黨,在第一時間異口同聲反對罷工,泛藍機關報聯合報更是期期以為不可,因為會傷害台灣經濟發展。 但是這樣的問題有沒有讓凱道上的群眾知道呢?沒有。施明德與倒扁總部,沒有(刻意沒有?)把握群眾大量集結的機會,教育組織群眾,讓他們認清現實,轉化、深化群眾樸素的憤怒,使其成為進步的積極力量。卻偏愛把「人民自主的力量」掛在嘴邊,滿足於向群眾揮手致意的快感,放任群眾站在講台上發揮簡單的倒扁「創意」,呼喊蒼白的批判口號,這種集會的進步性實在太有限了。 民進黨引用體制與安定來否定群眾運動,這種退步保守不在話下。但是如果帶群眾上街的領導人與知識份子,也無意讓群眾走得更遠,這種領導人的心態和民進黨相比又好到哪裡去呢? 至於暴動和流血革命,是個被過度認真看待的笑話。這種性質的集會裡的衝突,頂多只會是流氓互幹的規模而已。 --------------- 可以參考的文章 ◎火燒之島:如果倒扁行動找回「台灣國」… ◎山農木屋:修正主義論戰‧民主與廿一世紀────盧森堡的遺產 ◎本文的補記:再論群眾性質與倒扁運動的高度--一些回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