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勞動站讚戰

關於部落格
保障工作權與勞動條件,
是維護新聞專業的基礎、
也是提升媒體品質的必要條件!
  • 410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再論群眾性質與倒扁運動的高度--一些回應/張時健

從認識這種真空出發,就會發現,倒扁運動很難超越藍綠對抗下的民主高度。這裡不是要說反扁運動徹底複製了藍綠對抗,而是要指出,以為倒扁運動達到了民主新階段的這種說法,應該要保守一點。最少到目前為止,這個活動的總目標仍然只是「換人做做看」,一如活動的名稱所揭示的。 這正是令人痛心之處。我個人對群眾如此大規模的集結也有盼望,但看到領導者的模糊搖擺、放任群眾以廉價批判建立彼此的網絡連帶、以及對一己明星化的形象毫無忌憚反省,不禁愈來愈覺得,這是個會出賣群眾的領導者。加上在野黨的政客已經開始收割群眾糊里糊塗的期待時,這個運動的進步程度,絕對沒有媒體上說的(超越藍綠族群性別年齡…)那麼高明。 容我再說的清楚一點:布爾喬亞在這個時代模模糊糊、隨隨便便,那是因為這是他們作主子的時代,但在封建社會中他們可是腦袋清楚的革命先鋒。陳水扁以群帶關係封閉了國家科層內主要的人事任命權,以及人事任命權背後巨大的經濟利益,實質上將布爾喬亞的民主機制再封建化(具體例子,可參考20060914瞿宛文在中國時報上的投書〈黨國資本主義已終結?〉),這是布爾喬亞最不能忍受的倒退,貪腐遂成為他們定義陳水扁政權的說法。但是這種說法其實反映的是布爾喬亞不滿陳水扁以封建權力壟斷利益,而不是他占取利益。事實上,布爾喬亞頗以為占取利益是合法合理的,比如署名「反駁你」的朋友認為的,商人沒有一官半職,所以商人的貪腐是合理的一樣。如果陳水扁(國家領導人)的位置,像商人一樣流動,那麼陳水扁(國家領導人)的貪腐,也會和商人的貪腐一樣的合理。 這有兩個意思,其一是資產階級的民主邏輯:「換人做做看」。即把政治個人化,再把個人商品化。既然政治可以像商品一樣「自由」選擇,那麼政治的選擇和商品的選擇是根據同一種邏輯:壞商品的存在有什麼關係呢?只要我們不要買就好了;壞政治人物的存在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我們不要投他(把他拉下來)就好了。這是台灣社會向來面對政治人物貪腐的邏輯。 其二,是當政治人物與大資本家合而為一,而在體制內允許一定程度的流動性時,貪腐會非常合理,顯例是美國布希家族的政權。陳水扁的貪腐之所以不合理,一來如前所述,是以封建手段壟斷經濟利益;二者還有台灣特殊的歷史條件下,民進黨政權限制了資本的全球移動(特別是,對中國的投資),必然遭到布爾喬亞的挑戰,反貪腐運動是這兩個歷史潮流的匯聚點。 我不是刻意要貶低布爾喬亞,在反封建時,他們的進步性是千真萬確的。但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只能是保守反動的。我應該說的更清楚一點,在凱道上的小資產階級的抗議是真實而且有能量的,但那是反封建的表現。而對陳水扁的批判,豈只能停留在反封建的階段而已呢? 所以我在前文指出的,陳水扁不能為全球的經濟衰退負總責任,並不是說他不必負責。在實踐上,運動一定要有具體對象,陳水扁政權作為資本主義的代理人、管理委員會(儘管管得很差),成為運動的對象是完全合理且必要的,這兩篇文章想突出的,是反扁運動該如何認識運動對象的問題。只講「反貪腐」,不是太便宜陳水扁了嗎? 問題在,運動領導人就是只講反貪腐,他想便宜的不只是陳水扁,而是他自己,以及陳水扁下台後繼任總統的其他政客。 chang1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